欧美零售商2019年依旧会大破产 “小而精”更景气

  据《女装日报》援引一位价值型投资人预测,2019年,美国会有更多零售商走向首次破产,或是经历二次破产。这位投资人在观察了节假日销售状况后表示,一些零售商向他透露,未来生意会更不好做。无论零售商规模大小,都会面临麻烦。

  另一位零售投资人说,自己在过去几个月内见了十几家零售商负责人,他们都想抓住节日季的机会尽可能多地获得收益,所以2018年比往年都忙。

  一直以来,人们将电商视为阻碍实体店发展的头等敌人。也的确有零售商表示过,电商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实体店的损失。但该投资人认为,实体店不该让电商背这个锅,问题其实在于,实体店吸引路人的能力下降了。“电商的盈利能力不如实体店,消费者在网上喜欢单刀直入地买特定品类的产品,而不是浏览全部网页。加上网络促销和免运费的吸引后,这才增加了电商的盈利水平。”他说。

  全球三大评级机构惠誉评级(Fitch Ratings)在12月出了一份报告,上面列出了9个最受关注的贷款、负债零售商名单。高端零售商Neiman Marcus是债务规模最大的公司,约有28亿美元的贷款和18亿美元的未偿债券。其余上榜的还有Toms鞋业、品牌管理公司Iconix、牛仔品牌NYDJ Apparel、女装连锁店Charlotte Russe等。

  据惠誉统计,自2003年至今,美国破产的46家零售商中,有近半数最后都通过清算来解决问题。不过,2018年,破产的美国服装零售商数量变少了。

  相比之下,更该担忧的是英国零售商。

  近几个月,脱欧引起了人们对英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担忧。已有多家国际公司将欧洲总部搬离了伦敦,本土零售商们则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  除了脱欧,英国人的总体收入水平也没有大幅增长。消费者们正在偿还前几年堆积的债务,由于工资跟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,他们还在等待商家给出足够吸引人的折扣。他们和英国零售商一样,普遍对市场缺乏信心。根据全球市场研究集团GfK数据,由于通货膨胀率上升和脱欧,英国消费者信心在2018年12月跌至5年内最低点。

  而零售商们正努力应对因英镑疲软、最低工资提高以及折扣泛滥而导致的经营成本上升。与此同时,它们还得背负越来越繁重的租金和营业税——2018年12月,英国政府又颁布了一项“环保税”。

  让实体店眼红的电商也过得不太好。2018年12月,我们报道过曾发展迅猛的英国电商Asos。由于11月的销量不佳,导致投资人信心下滑,连带着其他电商也遭了秧。

  12月17日Asos收盘时股价录得38%的下跌。德国时尚电商Zalando和英国时尚电商Farfetch的股价分别下滑了13.3%和12%。Asos预计,12月份的业绩也不会乐观,而未来形势依然严峻,因此把2019全财年收入预期从20%-25%下调至15%。Asos无奈之下,只好推出打折活动来维持竞争力。

  还有很多品牌也在圣诞季时加入了打折队伍,例如Ralph Lauren、Mango、Kurt Geiger、Boden和Cos等。这直接导致英国2018年的节假日销售比去年下滑了3.1%。打折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式,如果零售商们长期依赖折扣,会让它们的营收陷入恶性循环之中。

  英国市场分析公司Springboard的洞察总监Diane Wehrle表示:“2019年前几个月的零售业不会更强劲,除非零售商们对基础服务作出重大转变。”

  因此,从另一个角度看,短期的打击可能会督促零售商们进行变革,这样的改变对它们的长远发展有好处。少而精的零售商店将不断出现,换个思路发展或许会更好。

  伦敦新西区公司CEO Jace Tyrrell表示,许多品牌已经开始在Mayfair、Soho、牛津和摄政街周围推广零售业务。

  伦敦西区是英国最引人注目的零售中心,预计到2023年,新伊丽莎白铁路线将带来40亿英镑的增长。牛津街也将获得1.5亿英镑的投资,用于增加人行道和改善公共区域。

  一些奢侈品牌如Stella McCartney、Ala?a、Givenchy、Cartier、Pomellato和Alexander McQueen在过去一年中,都加大了Mayfair店铺的投资。

  所以这些区域的零售表现和和疲软的零售趋势相反,约有15%的店铺步入率增长,销售额平均可以达到每日5000万英镑,高端零售百货Selfridges在12月26日的头几个小时里,销售额超过400万英镑。

  Tyrrell还透露,西区计划把商店、体验空间、画廊和面向社区的非“直营零售”场所混合在一起发展。例如2019年夏天,微软会搬进牛津广场,它将提供零售和体验、研讨会和培训的组合。“尽管未来两年的零售业还会是艰难的,但正是体现零售商适应社会变化能力的时刻。”